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天唐錦繡 > 天唐錦繡最新章節列表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上門稽查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待到兵部官吏退出大帳,柴哲威怒氣滿盈的臉上一瞬間平靜下來,陰沉著琢磨著房俊的用意。

按理來說,房俊不可能不知道兵部的命令根本無法約束左屯衛,卻偏偏就讓兵部的官吏帶著文書來了,除了羞辱或者激怒自己之外,又能有什么用處呢?

自己坐下的見不得光的事情很多,這幾乎是每一個統兵大將都必須要去做的,否則何以維系自己的利益?其中針對房俊的也不少,但是他堅信,不可能被房俊得知詳情,從而來報復自己。 天唐錦繡 來自我愛看書網,請訪問feisuzw.com,手機請訪問m.feisuzw.com

那就只能是以往的宿怨了。

一下子,柴哲威便想起當初房俊在芙蓉園遭遇刺殺險些喪命,而自己恰好在附近經過的那件事……

當時那件刺殺案轟動整個長安城,陛下為此雷霆震怒,但是因為涉案之人先后身死,最終線索盡斷,也只能不了了之。當時房俊的表現還算是克制,很是理智的模樣,卻未想到一直隱忍至今,方才趁著陛下東征之際來找自己的麻煩。

既然是那件刺殺之事,那么以當時房俊所受到的傷害來說,絕對不會只派遣一個官吏跑過來羞辱自己一番便就此作罷,一定會有后續。

柴哲威不禁緊張起來。

畢竟他最近做過的事情可不少,其中多是見不得光的,一旦被房俊偵知……后果不堪設想。

不過想來想去,也不覺得自己何處留出了破綻,便略微松了口氣。

怕個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不信他房俊還敢指揮右屯衛沖進他這左屯衛的大營?

更何況身后還有關隴貴族和荊王殿下呢,必要的時候也能夠替自己擋一擋……

徹底放下心來,柴哲威便將這件事拋在腦后,回到書案后大馬金刀的坐好,命人沏上香茶,一邊飲著茶水,一邊處置軍務。畢竟左屯衛也是一個人數達到三萬余的軍衛,人吃馬嚼軍械耗損,將校升遷軍紀整肅,每日里事務不知凡幾,書案上更是厚厚一摞文書檔案。

等到將這些事務逐一處置完畢,看了看外頭的天色,已經到了晌午。便命伙房準備了一桌酒席,拿來一壇好酒,將自己幾個心腹親信喊進來,就在大帳之中小酌一番。

至于“軍中不得飲酒”的軍紀,但凡是一個勛貴子弟,就沒有嚴格遵守的,更何況是柴哲威這樣統領一衛的統兵大將,沒人管得了他……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柴哲威與一眾心腹談及左屯衛的訓練問題,要求各部校尉整肅軍紀,加緊操練。即便不能如右屯衛那般整軍操練,亦要做到以各旅衛單位,酌情操練兵卒騎射步戰。

各部校尉也被對門右屯衛整理日不間斷的大規模操練刺激得不輕,雖然未必都是勤于操練的將領,但越是大規模、長時間的操練就意味著糧秣輜重、軍械盔甲的損耗加劇,可損耗是沒有定數的,這其中自然就有了操作之余地。

當兵吃糧,可府兵制之下朝廷對于軍隊的供給已經減少到最低水平,若是不能加大軍隊的消耗,何處去上下其手,大發橫財?

并不是每個人當兵的理想都是建功立業、為國征伐的……

柴哲威希望左屯衛上下能夠面貌一新,起碼不要被右屯衛給比下去,底下的校尉則希望從訓練的損耗當中做些文章,可謂是上下一心,一拍即合。只不過由于關中各地已經陸陸續續開始春耕,番上的兵員有限,短期內很難進行大規模的整訓,未免有些遺憾。

正說得熱鬧,忽然外頭有書吏慌慌張張的跑進來,疾聲道:“大帥,民部與兵部各派遣官吏前來,一共有十余人,說是奉政事堂之命令,要稽查審核咱們左屯衛的賬目!”

柴哲威略微一愣,旋即大怒:“房二這個棒槌,焉敢欺我如此?來人,給老子打將出去!”

不用問,這必然是房俊的后續招數。

身邊的心腹連忙攔阻暴怒的柴哲威,勸說道:“大帥息怒!房二那廝固然陰險,可既然是奉了政事堂的命令,那便是正經的稽查審核,咱們若非但不配合稽查,甚至還將前來的官吏打出去,這可就太被動了。”

“是啊,大帥,左右不過是十余人而已,咱們左屯衛一年的賬目何止數百本?他們根本查不過來,隨他們的便好了!”

柴哲威怒道:“放屁!人家分明就是來找茬的,雞蛋里固然挑不出骨頭,可咱們的賬目難道就當真做得那么干凈?房二那可是天底下數得著的算學大家,書院里頭如今更是匯聚了一大批算學奇才,整個民部衙門的書吏現在都使著他鼓搗出來的算盤,存了心找咱們麻煩,豈有找不出來的道理?”

他是又驚又怒,猜到了房俊會有后招,卻沒想到居然是稽查審核左屯衛的賬冊!

左屯衛固然不歸兵部管轄,直接隸屬于皇帝陛下,但是錢糧輜重、軍械盔甲卻要從民部以及兵部調撥,按照大唐的律例,除了皇帝之外的確無人可以節制左右屯衛,但是政事堂卻可以名正言順的對左屯衛的賬冊進行稽查。

大唐沒有專門的稽查審計衙門,只是在各部衙門之中設有稽查人員,尤其是民部、工部、兵部這些個衙門,有權對衙門之中調撥出去的錢糧物資進行追查。

身邊將校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勸阻道:“即便如此,可咱們也不能拒絕稽查啊!即便咱們的賬目被查出有問題,大不了就是一通扯皮,可若是直接拒絕稽查,那事情可就嚴重了!”

《貞觀律》對于貪腐的懲處固然嚴重,但是對于下級衙門抵抗上級衙門,處罰更為嚴重,甚至稍有不慎會惹得大理寺以及衛尉府插手其中,而這兩個衙門照樣都是房俊一系……

那問題可就通天了!

柴哲威惱火道:“房二這廝簡直欺人太甚!”

可是罵歸罵,他也知道親信所言不差,當真被查出了什么,大可以推諉抵賴,整個大唐的軍衛哪個就能干干凈凈了?所謂法不責眾,既然要查那就一個軍衛一個軍衛的都去查個清楚。

值此東征之際,這自然是不可能的。

可若是不配合稽查,那就等于將把柄送給房俊手里,隨著人家怎么擺弄……

權衡利弊,只得郁悶擺手道:“讓他們進來!”

“喏!”

書吏轉身退出帳外,將校門則分裂兩旁,一個個腆胸凸肚橫眉立目,做殺氣騰騰壯,希望能夠給這些登門找茬的惡客予以震懾。

少頃,一行人從帳外走進。

為首一人二十許歲,相貌堂堂劍眉朗目,一身緋色官袍氣度軒昂,來到柴哲威面前,躬身施禮道:“下官金部郎中裴行儉,見過譙國公。”

他身后一人也上前一步,與裴行儉并列,施禮道:“下官庫部郎中辛茂將,見過譙國公。”

“呵!”

柴哲威冷笑一聲,咬牙道:“房二這廝倒當真看得起本帥,居然連門下走狗都派出來了?好,好,很好!”

誰不知道裴行儉是房俊一手提拔出來的得力干將?且不說裴行儉本身能力卓越,單只看房俊能夠將自己的老巢華亭鎮全權交由裴行儉管轄治理,便可看出對其之重視信賴。

辛茂將名聲不顯,但柴哲威卻知道此人乃是許敬宗的女婿,亦是被房俊塞入兵部加以培養,可見也非是等閑之輩。

這樣兩個得力干將派過來稽查左屯衛之賬冊,可見房俊絕不是做做樣子惡心他一下那么簡單。

這是打算狠狠的在他心窩子來一刀啊……

被人罵作“門下走狗”,裴行儉與辛茂將也不惱,前者英俊的臉上浮現溫煦的笑容,慢條斯理道:“大帥此言差矣,吾等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皆乃朝廷官員,豈會受某一人之指派?如今民部與兵部聯合稽查左屯衛,乃是例行公事,還望大帥打消抵觸之心,全力配合,否則吾等就只能上報至政事堂,由政事堂諸位宰輔敦促大理寺與衛尉府,各衙門聯合上門稽查……到那個時候,可就不好說話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14432-17751960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在线北京pk10官网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售了么 赛车视频 北京pk10计划软件 精准 街机新快三 手机上炒股开户可靠吗 快3和值 产业基金配资 百度内蒙古快3走势 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掌中宝配资 安徽快3一定一牛 东华科技股票分析 吉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手机幸运赛车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