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抗戰之最強特種兵 > 抗戰之最強特種兵最新章節列表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召見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現在旅部警衛營應該在全旅后撤的隊伍中,不可能鉆在這里啊,那這里的到底是什么部隊?

不過可以肯定,絕對是獨**的部隊,那他都放心了不少,傳令兵并沒有帶著張子俊進村子,張子俊想過,可能這里就是師部的指揮部吧?

他們可是歸屬于第十九師的,第十九師這次的師部直屬部隊并沒有支援第四十六旅,這也是他一直不知道的情況。

按理說師部應該要去支援第四十六旅的,不然第四十六旅不會損失這么大,一個旅啊,竟然打下來剩下一個團的兵力了。

才幾天的時間都傷亡這么大,實在是讓人心里面不甘心。

繞著圈,繞到了黑乎乎的村子東北方向,這里有一處小土坡,小土坡上面隱約看見一點燈光,要不是近距離,還真是看不見。

傳令兵到了山坡下面,下馬過去交代,接著就有一個營長的人模樣走過來,身上只是挎著一把手槍。

張子俊和他敬禮,營長也沒有多說,讓他跟著營長上山坡,張子俊隱約中看得出來山坡的四周很多的士兵在隱蔽。

不過這些士兵看起來非常不一般,他們的衣服都是黃色的,根本不是獨**的灰色軍裝。

更是顯得不一樣,甚至這些士兵都冷冷的看都不看他一眼,張子俊有點頭皮發麻,這些人應該都是戰場上面的精銳。

服裝都不一樣,張子俊都不知道這些部隊到底是什么部隊。

懷著忐忑的心理上了山坡,隨后在山坡的頂部,竟然有一處挖好的防空洞,門口也有人在站崗,依然是黃色衣服的士兵,連鋼盔都是黃色的,手里面端著沖鋒槍。

而這位營長的人帶著他直接走了進去。

“報告,張子俊帶到。”營長報告完,也沒有直接進里面,而是讓張子俊自己進去,他自己又退了出來。

張子俊覺得這個要見自己的人絕對不簡單,先整理下衣服和帽子,然后很規矩的把配槍交了出來,還被士兵檢查了一下身體,甚至連他口袋的鋼筆都給沒收了。

張子俊無奈,他見團長的時候可都是拿著配槍的,什么時候這么嚴格了呢?

只是他剛一進去這個小小的防空洞,里面頓時別有洞天,最少是個幾十平的區域,里面大概有五六個人,看樣子都是軍官的模樣。

桌子上面還有地圖,看起來是一張巨大的詳細地圖,而張子俊只是敬禮高喊一句:“報告。”

其他人都抬頭看向他,這五六個人里面,張子俊大概的掃了一眼,除了一個他見過的,來過他們陣地視察的那個旅長之外,別的人都沒見過。

而中間那個明顯是最高軍官模樣的人,看樣子才二十多歲,一身很是普通的有些破舊軍裝模樣的男人,濃眉大眼的,看不出來有什么特別,但是精神狀態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另外旁邊還有一個大概三十多歲的男人,這個男人一臉的殺氣,身上的軍裝都是毛呢軍裝,還披著軍大衣,看起來非常的威武。

甚至側臉一道顯眼的傷疤看得出來這是在戰場上留下來的,證明經歷過真正的惡戰。

在側面是一個看起來依然是三十多歲的模樣的人,只是這個人有些書生氣,看不出來他多大的歲數,不過應該也在三十歲左右,正獨**這么多天,張子俊再也不敢小看獨**里面的書生氣的士兵了。

輔導員可是個典型的書生,就那在戰場上簡直都是個猛張飛,殺起來鬼子絲毫不在話下。

他們團的副參謀長,也是個書生出身,甚至以前還是個私塾的教書先生,不過在部隊都是很低調,從來不會因為身份隨便壓制任何人,同樣知道自己指揮戰斗不行,把所有的指揮權都交給了張子俊,而自己上戰場追殺日軍的那一次,張子俊也看到了副參謀長那書生打起來不要命的模樣。

總體來說,張子俊總結了出來,能在獨**混的,還是精銳一線部隊的,書生們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一點不敢小看這位書生模樣的指揮官。

幾個人都仔細的看了看張子俊,現在張子俊一臉的灰塵,好幾天都沒洗臉了,身上也是破破爛爛的好幾處,證明是剛從戰場上面下來,同時手臂上面還受傷了,用紗布纏繞著,半個棉衣袖子都被撕扯斷了,但是手臂還是筆直的敬禮。

中間那位二十來歲的好像是最高的指揮官仔細端詳了一下張子俊后笑呵呵的道:“不錯,果然是黃埔出身,經歷數次大戰的人,這一身的軍人殺氣,不是裝出來的,老劉,你們第九軍賺了啊。”

笑著對旁邊那個臉上一道醒目傷疤的三十來歲的男人開玩笑的說道。

“嘿嘿,那是,我們第九軍沒孬種,第四十六旅這一仗打的不錯吧?全旅九千多人在剛打完臨州防線,直接又去了一線繼續和日軍干仗了好幾天,傷亡這么大硬生生沒一個逃兵。”

說著好像是很自豪,年輕軍官點頭:“第四十六旅作為一個新兵旅,打成這樣的確是不錯,也讓日軍傷亡很大,的確是精銳部隊,但是第四十七旅就慫包死了,我記得沒錯昨天才把包圍起來的幾個殘余日軍陣地給爭奪下來。”

這句話說得其他人都臉色難看,的確是第四十七旅的表現太垃圾了,讓其他人都無話可說。

“行了,別一個個的哭著個臉了,說說吧,第四十六旅已經后撤回來了,那么接下來的第四十一旅能抗住日軍幾天的進攻?”

“這個。”旁邊的書生指揮官看了看依然筆直站在那里的張子俊。

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張子俊知道他作為一個營長級別的,估計在這里看著他們開軍事會議有點不好,趕緊敬禮道:“報告長官,張子俊先去外面等待。”

“不用,既然進來了,就是沒什么好擔憂的,你們繼續說。”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