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終極全才(浪漫煙灰) > 終極全才(浪漫煙灰)最新章節列表

第1743章 障眼法失效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大家且聽我說,這是一場陰謀,你們的護衛統領想要謀權篡位。”

除了古銘長老那些人之外,其他人都不認可林天成的這種說法。

紛紛指責他在這里胡說八道,妖言惑眾。

周賀露出了幾分詫異的神色,心中暗自想道,“這小子把蛇妖帶到眾人的面前,莫非他還想破了我的障眼法不成。”

那位方士自認為自己的障眼法完全可以以假亂真,沒有任何人能夠看得出破綻。

當然,他的障眼法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破綻。

而且,他的障眼法,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能夠破解得了。

護衛統領雙手賦予胸前,帶著嘲諷韻味的看著林天成,“你小子該不會是想憑你三寸不爛之舌讓大家相信你的一派胡言!”

“是不是一派胡言,大家一看便知。”

此時林天成伸手拍了拍張秋月的肩膀。

美圖秀秀當即開啟,耗費了5個電之后,張秋月直接幻化成了原來的面貌。

淡粉色的繁花宮裝,外面披著一層白色薄紗,寬大的衣擺上銹著紫色的花紋,三千青絲撩了些許簡單的挽了一下。

其余垂在頸邊,額前垂著一枚小小的紅色寶石,點綴的恰到好處。

頭上插著鏤空飛鳳金步搖,隨著身形一晃,發出一陣叮咚的響聲。

襯得別有一番風情美麗可人之姿。

這是林天成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張秋月,如此美麗可人,與她以前的風格完全不同。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臺下的那些子民們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這一刻也正是羅詩怡所期待的。

她知道,周賀的那個障眼法,恐怕只有林天成能夠破解。

與此同時,她又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事實,很有可能周賀已經死了,眼前的周賀是個假冒的。

當然這一點林天成也早就想到了,并且已經通過透視查看清楚了周賀的真實身份。

此時的周賀已經驚訝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他不敢相信這世間竟然有人能破解得了自己的障眼法。

他曾經對自己的障眼法是多么的自信,而此刻竟然被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子輕易破解。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

林天成的目光突然落到了周賀的身上,“周賀已經被我親手殺死,所以你根本就不是周賀,而是護衛統領請來的幫兇!”

知道自己的障眼法被化解了,方士自然有些發慌。

他還有些不死心,挺著挺胸膛,道,“你胡說八道,她分明就是蛇妖,是你在使用障眼法,且讓我破了你的伎倆。”

說著,方士又一次從自己的袖口中拿出了那只朱砂筆,準備在張秋月的眉心一點。

張秋月有些后怕的后撤了幾步,她可不想再變成丑陋的蛇妖。

護衛統領這個時候立即就站了出來,“既然你說你是公主,為何又不敢證明給大家看了。”

林天成抓住了張秋月的手,給了她一個自信的眼神,“好,既然你們還不愿意伏法認罪的話,那我就讓你們死個明白。”

張秋月看到林天成那個自信的眼神之后,雖然心里還是有些后怕,但卻沒有再躲閃。

古銘長老,蘇嵐等人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

要是公主再一次變成蛇妖,那她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林天成簡直就是在這玩火自焚啊!

古銘雖然很想制止林天成這么做,但他如果現在站出來,那就說明這公主真的存在貓膩。

方士拿起手中的朱砂筆在張秋月的眉心部位重重的點了下去。

大家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生怕錯過任何一絲一毫的細節。

一次,兩次,方士足足在張秋月的眉心點了三次,張秋月還是張秋月,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一刻他徹底震驚了,完全不知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沒道理呀!怎么可能有人解得了我的障眼法?”

林天成的可是美圖秀秀,相當于身體構造上的改變,可不是方士這種障眼法能夠比得上的。

這種障眼法只是一種幻術,被美圖秀秀ps之后的東西,自然沒辦法再施加變化。

方士的心里有些發毛了,繼續留在這里,很有可能會被封月族的人給千刀萬剮。

護衛統領給他的不過是區區一些報酬,哪里有他這條命金貴。

他想要立即逃走,哪怕不要報酬也行,可不能把命搭在這里了。

護衛統領面露威嚴的盯著方士,似乎在警告他不要慌亂,要沉著應對。

他也沒有想到,這位方士夸夸其談的障眼法竟然輕易被林天成給破解。

眼下只有沉著應對,才有機會保全自己的性命,甚至是轉危為安。

方士還是不打算拿自己的性命在這里賭,他想要逃走,卻被羅布給看出來了。

只見羅布一腳向前,重重地踢在了他的腘窩處。

方士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膝蓋頓時就磕出了鮮血,而他袖口中的朱砂筆也已經掉到了地上。

“怎么?被我識破了奸計想要逃跑了?”林天成緩步來到了方士的面前,轉身對大家說道,“大家一定很想知道,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吧?那就由我來為大家揭穿他的面目。”

林天成不惜又耗費了5個電,將這位方士ps成了鼻涕鐵籮鼠,此時林天成還剩下16個電。

這是林天成從迷離之域回來的路上見到的一種奇丑無比的靈獸。

其實林天成自己也不知道,他所見到的這種鼻涕鐵籮鼠方針是這個修真界最丑陋的一種靈獸。

鼻涕鐵籮鼠長相有些像老鼠,全身沒有毛發,卻長著一個個拳頭大小的毛孔。

而那些纏繞全身的鼻涕就是從這些毛孔中分泌出來的體液,而且還散發著一種惡臭味。

這就是欺負他林天成女人的下場,林天成當然不會輕饒這個方士。

驚訝一場接著一場,把這些封月族子民看的是目瞪口呆。

方士意識到自己的相貌變得如此丑陋,向前緩慢的挪動著身子,將自己的眉心點在了地上的朱砂筆上。

一連點了好幾次,和剛剛的情況如出一轍,他的障眼法不行了。

聞到身上散發出的惡臭味,他自己都快被自己給熏暈了,他可不想變成了這樣一只丑陋的東西。

于是,挪動著臃腫的身軀,爬到了林天成的跟前,不住的點頭,“小兄弟,我知道錯了,還請你高抬貴手,饒我一命,我……”

鼻涕鐵籮鼠想要說的是愿意將護衛統領的所有丑行都給抖摟出來。

可護衛統領似乎提前察覺到了這一點,手起刀落,一刀斬掉了那只鼻涕鐵籮鼠。

口中還不住的說道,“原來周賀竟然是只鼻涕鐵籮鼠易容的,我竟然被他給蒙騙了。”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