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絕品都市醫圣 > 絕品都市醫圣最新章節列表

第371章:奇怪的夢境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此時的張申見四下無人,心里便默默的思忖道:“自己最后的一次有印象的還是在龍四的飯店里面,但是轉眼間,自己卻被告知中了毒,雖然這最后辛虧有姜正星的藥丸才得以保住性命,但是這件事情真的是有著諸多蹊蹺。”

張申的思緒自然也開始了無邊的展望,因為他也在不斷的會回憶。

只不過,這樣的浮想并沒有持續過長的時間,就被張申自己的另一種形態所打破了。

片刻之后,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只見這個時候的張申不自覺的將手摸向了自己的腹部的位置,原來這是身體里面所傳遞出了饑餓的信號。

雖然此刻的張申并不一定是屬于那種很想去接受的,但是卻并沒有辦法阻擋這接二連三的聲音。

面對如此的環境下,張申也只得先撫摸一下腹部,然后起身,拖著遲緩的步伐,來掃洗漱間。

而這一路上,張申的行動都極為緩慢,因為他的心里只是感覺,倘若在這個時候要是再不幸被跌跌撞撞的話,那可真的是需要憑借自己花費一番功夫才能爬得起來了。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張申每往前移動的一步都是十分艱難,但是在他心里,卻覺得這樣卻是最真實的。

畢竟,有些事情最終還是需要降落到自己身上的。

雖然從張申的床距離洗漱間也就不過十幾米遠的距離,但就是這十幾秒的路程,張申卻足足花費了將近十多分鐘。

而且伴隨而來的還有滿頭的汗珠,只不過,這樣一幕也就只有張申自己所能體會的到。

隨著他來到洗漱間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本能的因素,張申走到鏡子面前,看著那個似是而非的自己,心里只是有一種淡淡的憂傷。

此時的他雖談不上蓬頭垢面,但是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六神無主,那雙眼睛里面并沒有了昔日的神采。

這樣一來, 讓張申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鏡子里面所折射的就是他本人。

或許這樣的沖擊對于張申本人來說,或許前后的反應太過鮮明對比了。此時的他也是一時難以接受,而恰巧就是有可能是這種思維突如其來的“逆轉”,才讓張申在這一瞬間做出了一個讓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下一秒,隨著“嘭”的一聲巨響,只見張申面前那本身完美無缺的一面鏡子,此刻卻已經稀碎。

而這正是因為伴隨著張申的拳頭猛然一下錘擊到玻璃上面。

這個時候的張申,可想而知是有那么的心灰意冷。畢竟在沒有發生這件事情之前的他,且不說是萬人眼中的“神醫”,至少也是能夠使得自己的醫術讓別人認可的。

但是現在,居然著了一種不知名的“魔道”,而原本答應別人查出病因的事情,也自然因此而耽誤了下來,自己還落了一個因為中毒而昏迷幾天的癥狀。

難道這一切還不是因為自己的醫術沒有達到精湛的程度,才會釀成如此情況的發生嗎?

不過,正當張申還在暗自懊惱的時候,腦海中卻突然產生了一種迷幻的夢境。

那是一種從未在張申的意識里面出現過的場景。

此刻的張申只是看到面前是一座靈堂,而且周圍全都是用白布圍聚而成的裝扮,這似乎很明顯自己一定是來到了某位逝者的位置。

而接下來,張申就看到一副黑木棺材放在靈堂的正中央的位置。而也是恰巧在這個時候,一股陣陣的惡臭味侵襲而來。

此刻的張申,第一反應就是趕緊捂住口鼻,向后連連撤退了幾步。但是很快,另外一陣嘈雜的聲音卻傳來過來。

“你說,王柳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怎么直達,不是說病死的嗎?”

其中一人在聽到這樣的答復之后,自然是有些不敢置信,索性立即回應道:“你胡說,我覺得就是你搗的鬼。”

此人這邊剛一說完,身后的幾人也是接著說道:“我覺得也是這樣的道理,一定是昨晚你和王柳賭錢輸了,所以便氣急敗壞的在他回家的路上將他殺害了。”

這樣的話一說出來,眾人都開始紛紛附和起來。

而另一邊的那人,似乎也并沒有什么不在場的證據,所以自然是顯得有些膽小怯弱。

但是在看到這樣一幕的張申,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在自己的腦海里會出現這種夢境,卻覺得事情并不是如此這般想象的簡單。

只不過,這樣的一幕在張申看來,這其中必然是有著千絲萬縷的疑點。想來,畢竟不能單純的依靠說話的聲音的高低來以此判斷孰對孰錯。

而就在張申的思維還處于定格在這件事情的時候,張申的眼前的畫面卻突然靜止了。而這一點,也是讓張申沒有弄清楚。

但是片刻之后,他從畫面中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龐。

“師父?”

在這一瞬間,張申朝著鏡子里的那位仙風道骨的老人家喊出了這樣的一聲。

而那位老者自然也是欣然點頭,示意張申所言不虛。

于是隨即回應道:“張申,你這是怎么了,為何像這般頹廢,這似乎與自己曾經認識的張申并不一樣啊!”

聽到駱百陽這樣的問題,張申只是一味的將頭埋了下去。或許在他的意識里,只是覺得自己實在是有愧于師父多年的教導,而自己有差點險些葬送別人之手。

這樣的一幕,張申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是有些后怕的。

不過,對于張申這位徒弟性情極其了解的駱百陽來說,在看到張申并沒有直接回答自己的問題時嗎,便也不準備繼續朝著這個問題繼續深究。

因為他必須要轉化為另一個思路,以此在從中找到可以突破的瓶頸。

只見駱百陽稍微遲疑了一會,便開口對張申說道:“徒弟,你有沒有覺得師父和以前有沒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不一樣?”

張申的口中不禁喃喃念叨著這三個字,因為他也不太清楚師父為什么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個稀奇古怪的問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