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降橫財 > 天降橫財最新章節列表

第七百零六章 何家少爺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老大,到了,”

在澳城新港機場,當孔南天的私人飛機穩穩落地后,吊梢眼站起身,彎腰對孔南天說道。

孔南天現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在看到自己所有的努力竟然變成了躍龍商貿的嫁衣后,他本就失去了繼續飛澳城的興致,打算命令機長轉頭,飛回港島。

可是他又接到了孔不語打來的電話。

孔三爺親自命令他飛往澳城,將孔江沅的遺體和孫如海帶回燕京,他有話要問。

三爺的命令,他自然不敢違背。

只能讓機長繼續飛往澳洲,打算把人帶走,不多做逗留。

“我們現在這里還有多數人?”

孔南天閉著眼睛,淡淡問道。

“不到一千。”吊梢眼回道,“而且就以現在的形勢來看,有多數人并不重要,我們也無法在別人的地盤,光天化日之下,跟躍龍商貿和孫如海搶人,只能依靠三爺的命令,讓孫如海乖乖就范,帶著孔江沅的遺體,跟我們一起回燕京。”

“就范?孔南天閉眼冷哼,“你覺得以他現在在澳城的地位和聲望,會乖乖地跟我們走嗎?也不知道老五是怎么想的,就憑三爺的一句話,就想讓我在澳城拿這么重要的兩個人,你快幫我想想辦法,三爺這次是玩真的,人和尸體必須得帶到燕京,如若不然,你我可都吃不了兜著走!”

吊梢眼名叫趙天翔,港島人,也是孔南天的狗頭軍師。

孔南天的是個粗人,喜歡喝酒找女人,尤其是在港島這種地方,更是將這種天性釋放到了極致,所有社團的事情,幾乎全都交給了趙天翔打理,況且之前有孔家的威望阿紫,也不需要他操什么心,但是今天不一樣,孔三爺的一道命令可謂是十萬火急,他要是不認真辦妥,恐怕迎接他的,將是來自燕京的怒火。

“這得看孫如海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支持他了。”

趙天翔深深吸了口氣,瞇著眼睛說道。

“如果是何家的話,事情倒還好辦,畢竟何千城也是條老狐貍了,錢和名望也早就賺夠了,不可能再為一個躍龍商貿在明面上跟我們孔家過不去,只需要派人從中打點,給一些好處,就能順利辦妥。”

“但是我現在擔心的是,這件事情的背后,會不會是南都的沈家在背后支持孫如海。”

“要知道,馬上三爺的壽誕可就要到了,沈家到目前為止卻遲遲沒有行動,我懷疑他們將重心已經放到了澳城的躍龍商貿,畢竟你想想看,如果他們能成功拉攏孔江沅或者是孫如海,在三爺的壽誕上做一些馬腳,對于孔家的的沖擊無疑將會是巨大的,所以想要讓孫如海乖乖聽話,我們或許可以給他比沈家給他的更高的好處,商人嘛,見錢眼開,只要價碼給的足夠,就沒有什么不可能……”

當一件事情無法分析出緣由時,就看當他發生后,誰獲得的利益更大,誰就有可能是幕后真兇。

聽趙天翔這么一分析,孔南天頓時點頭道:“不錯!一定是沈家的人先拉攏孔江沅不成,便聯合孫如海對他進行刺殺,讓孫如海擔任躍龍商貿董事長,給沈家當走狗……這個說法三爺一定會很滿意,而且和老五想的差不多。”

“既然這樣,我們不妨先聯系孫如海,看看他到時會怎么說,提出什么條件,如果不是特別過分的話,我們都可以先答應他,哪怕是答應他任何的條件,也得讓他先帶著孔江沅的尸體去燕京,只要人去了燕京,該怎么辦,還不是孔家一句話的事情?”趙天翔冷笑道。

“可以可以!”孔南天聞言,長長吐了口氣,“就這么辦,我就不信天底下有不吃腥的貓,你現在就給孫如海打電話,讓他在公墓等著我,尸體先別下葬,等我到了之后,有重要的事情跟他商量!”

“是!”趙天翔彎腰應道。

十分鐘后。

趙天翔在跟孫如海同過電話后,得知雙方可以談,便急忙帶著孔南天下機,徑直朝著出口走了過去。

“果然都是一路貨色,還以為孫如海能跟我們假裝硬氣一段時間呢,可現在看來,他也是想把黑白兩方都給吃個遍,先吃沈家,再吃我們,不過孔家的飯可以這么好吃,就怕崩碎了牙,連吐都吐不出來!”

孔南天走在通道里,神情不屑地說道。

“是的,我只是在電話里說,要在港島給他開十個場子,并且不插手躍龍商貿以后的事情,他聽了之后立馬答應,還說要見面仔細談這件事,我猜測沈家給他開的籌碼應該不是很高,可能正好他也想坐上董事長這個位置很久,正好咱們幫他殺了孔江沅,順水推舟,就打算跟我們合作了。”

趙天翔走在一邊,笑著說道。

“你在胡說什么?”

孔南天聞言臉色一沉,頓足之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老四是沈家人殺的,和我們一點關系都沒有,孔家人怎么可能會動手殺孔家人?以后你要是連這點都搞不明白,我就把你丟進海里喂魚!聽見沒有!”孔南天低聲道。

“是……”

可是就在趙天翔知道自己說錯話,準備認錯的時候,忽然就聽見一陣笑聲,從身后突兀地穿了過來。

“是啊,有些話可不能亂說的,明明是沈家干的事情,怎么能和孔家扯上關系呢?除非孔江沅得罪了孔家里某些人的利益,甚至威脅道了他們在家里的地位,才不得不先下手為強,要除掉孔江沅,免得引火燒身,被自己人砸了飯碗……”

秦凡站在通道后,笑著看向兩個人說道。

“何思城?”

在看見人臉后,孔南天本來充滿殺意的目光,頓時變得警惕起來。

他也是第一次親眼看見“何思城”。

上一次見,還是前天晚上,燕京發來了一張照片,讓他去查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何千城一直沒有露過面的親生兒子,他也通過自己的渠道去查了。

手下人親自拿著照片去找的何家人,被告知這張照片里的男人,就是何家那個從來沒有在世人視線**現過的兒子。

所以對于“何思城”這個人,孔南天印象比較深刻。

但是他不是應該在燕京嗎,怎么這么快又回到澳城來了?

“孔老板,你好。”秦凡也看著他笑著說道。

“你怎么會在這?”這里畢竟是澳城,城市里絕大多數產業都是屬于何家的,在別人的底盤,他不得不小心謹慎,尤其是秦凡出現的又這么突兀,而且還聽到了兩個人的對話。

“我家的地方,我有什么不能來的,倒是你孔老板,好像很少來澳城,今天是什么風把你吹來的,也不提前打個招呼,好讓我做個地主之誼。”

秦凡一邊笑著說著,一邊朝著兩個人走過去。

而孔南天也在短暫的失神后迅速恢復震驚,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秦凡,同時在發現四周并沒有多余的人之后,才開口說道:“我這次來是為了一點孔家的私事,不多做停留,所以也就不想打擾到你們何家,他日若有機會,請何老板去港島,我定做地主之誼,好好款待才是。”

“孔家的私事……”秦凡輕輕笑道,“是不是因為孔生的葬禮,今天為了他的葬禮,各界各地可飛過來不少的人,基本公墓那邊已經全部封鎖了,沒有邀請函的話,可是無法進入的。”

“邀請函?”孔南天聞言笑道:“我身為孔家人,去見自己的兄弟還用得著邀請函?除非孫如海那小子不想活了,我倒不是不介意正好在公墓里,送他一程。”

“可如果他真的敢呢?”秦凡冷笑。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