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辣手小醫妃 > 辣手小醫妃最新章節列表

第521章 赴宴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秦懷玉楞了一下,才想起來自己現在頂替的是寧安的身份,因應了一聲,道:“謝師父。”

不過她并沒有坐,畢竟現在這里的主家,可是眼前這位陸知州。

那知州頓時便笑呵呵道:“神醫說的不錯。小大夫快坐吧,咱們可都不是外人。”

他這次辦宴會的目的,便是希望張成林不要記仇,此時見他對這徒弟的上心程度,哪里還不明白,有討好的對象,當然是上趕著去啊!

因此他想了想又笑道:“不知這位小大夫有沒有什么忌口,今日做的菜都是咱們當地的特色,只是跟京城的口味可能差的有些多,你若是有忌口,本官這就吩咐人去撤換掉。”

聞言,秦懷玉笑了笑,道了一句:“多謝大人,草民沒有忌口。”便坐在原地裝鵪鶉,可謂將自己做足了一個乖巧懂事徒兒的姿態。

見她這模樣,張成林也沒說什么,只是依舊散漫的坐著,任由他們說的熱鬧,自己則是慢慢悠悠的吃東西。

那些官員見他這模樣,都有些面面相覷,還是陸知州先試探笑著問道:“神醫,您吃著可合胃口?不行的話,本官再讓廚子們去做。”

張成林笑了笑,淡淡的噎了一句:“百姓尚且以野菜果腹,老頭子能吃到這些已經很好了。”

老實說,這里的飯菜做的很好吃,以董林氏的廚藝根本就比不過。可偏偏看著這一群官員在虛與委蛇,張成林卻是半點胃口都沒有。這一刻,他十分想念那一碗簡簡單單的燉菜。

聽得張成林的話,陸知州的臉色也僵了一下,旋即苦笑道:“神醫教訓的是,只是今日若非為您慶祝,原也不舍得吃這些的。您是咱們登州的大功臣,此番若是沒有您,還不知道要多少百姓無辜喪命,本官代替那些百姓敬您一杯。”

這話說的冠冕堂皇,張成林卻只是睨了他一眼,道:“無需敬我,我不過一個糟老頭子,半截身子埋黃土的人,能救幾個人也值了,分內之事。”

他是傻子才信這些個屁話呢。這些個官員們,一個個吃的腦滿肥腸,名義上說的好聽,往年里挨個克扣百姓錢款的,都是這群王八蛋。

要不是現在災荒年月,顧明淵若是都殺了沒人處置接下來的事宜,哪兒能留這些個王八蛋們?

現下登州城內施粥放糧不少,但其中一半可都是大小商戶們自救,藥材更有相當一部分是秦懷玉提供過來的。

這些衙門里的人,吃干飯的多,干正事兒的少。

就像是今日,知道自己好了,巴巴的過來請客吃飯,名義上說的好聽,什么為了百姓,但其實呢,不過是知道自己身后有顧明淵罷了。

要不是沖著淮安王那座大山,自己就是救了這登州城的百姓,也未必會得他們一個正眼!

見張成林一連幾次都油鹽不進,那陸知州也有些不虞。但他先前不止一次見過張成林,知道對方在淮安王面前都是這個德行,他們更不敢挑毛病,因此只能小心翼翼的陪著說話。

不過他身邊這個小徒弟瞧著倒是個好相處的。

陸知州眼珠一轉,便將主意打到了秦懷玉的身上。

“這位小兄弟,這是我們登州特有的黃酒,你可要嘗一嘗?”

見他將話題轉移到自己的身上,秦懷玉夾菜的筷子微微一頓,垂眸道:“多謝大人抬愛,只是草民不勝酒力,恕不能從命。”

這話一出,那陸知州頓時噎了一噎,但他能在先前的知州倒臺之后迅速站上這個位置,也是有幾分心機的,當下便爽朗的笑道:“既然如此,便算了吧。不過小兄弟年紀輕輕就如此養生,可見是張神醫教的好。”

他不留痕跡的夸到了張成林的身上,果然見張成林的臉色好了一些,陸知州越發的找到了話題,與其說是在夸贊秦懷玉,不如說張成林是個有本事的。

如此下來,飯桌上的氣氛倒是活躍了不少。

推杯換盞之間,這些人說話便越發的隨意,秦懷玉冷眼旁觀,捏著手中的筷子,問道:“時疫已解,不知各位大人打算怎么處置城外的流民?”

先前他們以時疫為理由,不但不準城中人出去,就連城外的人想要進來,也得驗明正身,需的是正經本分的才行,理由是那些災民若是進來了,只會給登州增添負擔。

而這些,還是董林氏告訴她的。

原本氣氛已經很融洽了,可秦懷玉這話一出,眾人便都愣了一愣,顯然覺得這個小徒弟太不懂事兒了。

怎么能在飯桌上提這么掃興的話題呢?

一個文書頓時便放下了酒杯,蹙眉道:“我說小兄弟,咱們現在可是給你師父設的宴席,這時候說那些有的沒的,是不是不合時宜?”

另一個人也接口道:“就是啊,那些府衙的事情明日再說,今日咱們只吃酒,不提那些個。再說了,你一個小大夫這么著急,是為誰分憂啊?”

陸知州則是等他們說完之后,咳了一聲道:“你們怎么說話的?小大夫莫要生氣,他們實在也是累了些,畢竟近來事情太過繁多,一時還沒顧得上處理流民呢。”

張成林睨著這些人的臉色,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來,淡淡道:“她是為淮安王分憂。”

說到這里,張成林看著那幾個人詫異的臉色,又輕描淡寫的加了一句:“畢竟,那是她義結金蘭過得義兄。”

這話一出,先前說話的幾個人瞬間就變了臉色,就連陸知州也臉色白了下去,強撐著笑道:“義兄?”

張成林將嘴里的菜慢悠悠的嚼了,才點頭道:“是啊。”

那一瞬間,幾個人頓時覺得腿都有些發抖了。原本以為張成林是不能得罪的,誰知道他一個小小的徒弟都跟淮安王有關系啊!

更有那腦子擅長腦補的,又覺得自己是不是看透了什么,畢竟名滿天下的神醫,若是家世不好,他也不會收的是不是?萬一這個小大夫還是個什么世家的,那就更慘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m.feizw.com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