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農門俏媳種田忙 > 農門俏媳種田忙最新章節列表

第758章 也太厲害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還未看清,突然從外面傳來一個聲音。

嬰孩便身體一顫,緩緩睜開眼睛,隨即放聲大哭。

可不止是何原因,那哭聲,倒是更像尖叫聲。

“他一出生,便是這個樣子,特別容易受到驚嚇,我們請了村子里的婆婆瞧了,也不像是被臟東西嚇到,什么都吃不下去,如今又冷著了,姑娘,你剛剛也瞧見這村子里的情況,吃飯都成問題,哪里還有多余的銀子,帶他去看大夫,也就只能這樣熬下去了。”

楊大嬸快步走上前,抱起嬰孩在懷中哄著,神色無奈的看著張小丫道。

張小丫自是明白。

“你若是信得過我,將這孩子交給我,我帶去城里找個大夫瞧瞧。”

她終是忍不住出聲道。

眼前這嬰孩,渾身皮膚泛黃,顯然是得了小兒黃疸,臉頰泛著不正常的紅暈,應是著涼發燒。

若是不管不顧,只怕范家真的是要絕后了!

“范家都成如今這個樣子了,姑娘你還能圖些什么,這孩子繼續跟著我們,只怕也是一個死,還不如交托給你們,也不枉范大夫曾經對我們的幫襯。”楊大嬸苦笑道。

待嬰孩哭累睡去,她便將嬰孩交托到張小丫的手上。

張小丫接過手,小心翼翼的抱著。

嬰孩還真是小,宛如一只小雞仔一般。

她之前抱這么小的孩子,還是在現代的孤兒院,曾經就有不過幾個月的孩子被扔在孤兒院的門口。

要么是身體有缺陷,父母不想要了,要么就是不懂事的大學生,初.嘗.禁.果,不注意之下,生了孩子,又不想養,就扔在孤兒院的門口。

“那我帶她先去看大夫。”張小丫收攏神色,輕聲道。

楊大嬸緩緩點頭,面上滿是不舍的看了眼孩子。

卻也知道關乎孩子的生死,再加上她如今的情況,也養不起這孩子。

張小丫抱著小孩走出屋子,突然衣擺一緊。

她停下腳步,低頭望去,便瞧見二蛋站在她身邊,伸手扯著她的衣袖,仰頭睜著一雙大眼睛瞧著她。

二蛋發現自己的手在眼前這個大姐姐的衣角上,印了個手掌印,頓時面露羞澀,尷尬的縮回手,手指擰著衣角。

“姐姐,對不起,你要抱著弟弟去哪?弟弟還會回來嗎?”

“弟弟生病了,姐姐帶他去看大夫,很快就會回來的,二蛋不要擔心。”張小丫輕聲解釋道。

二蛋長舒了一口氣,楊大嬸從屋子里走出來,瞧見這一幕,快步上前,抱起二蛋,面露歉意的看著她道:“抱歉姑娘,你走吧。”

張小丫神色微緩,朝她點了點頭,抱著嬰孩便朝外走去。

“他叫范耀宗,小蘭說的。”

身后傳來楊大嬸的聲音。

張小丫腳下微頓,未做聲,出了院子,便瞧見竺元江。

他瞧著她懷中的嬰孩,眉頭微皺:“這孩子……還真丑。”

張小丫還以為他會說出什么話來。

“剛出聲沒多久的,都長這樣,你小時候,怕是比他還丑。”

說著,她便率先往村外走去。

“你又沒見過我小時候,怎么知道我小時候比他還丑,就爺這英姿颯爽,玉樹臨風,風流倜儻,迷倒京城萬千少女的樣貌,小時候肯定也差不到哪去!”竺元江快步走上前,昂首挺胸,得意洋洋道。

張小丫忍俊不禁,卻也未拆穿。

兩人走在官道之上,朝城里走去。

進城之后,便找了個醫館,給小孩看病。

“這孩子年歲太小,感染風寒,我開幾貼藥,喝下去就好了,不過身體有些虛弱,還是要多注意一下。”

這大夫年紀尚輕,把脈只瞧出了孩子的風寒。

不過想來也是,若不是張小丫曾在孤兒院瞧見過黃疸病孩子,又怎會知道這病,估計還以為只是皮膚黃了點罷了。

張小丫心思微動,讓大夫開藥,從袖中掏出錢袋,付了藥錢,跟竺元江分開,帶著孩子回了封府。

……

步入封府。

正巧看到玄武從主屋之中走出,瞧見她懷中抱著個孩子,神色微愣。

小丫姑娘怎么出去幾天,回來的時候,就有孩子了?!

“正好,玄武大哥可不可以幫我煎個藥?再幫我弄碗糖水過來,麻煩了!”張小丫停下腳步,將手上的藥包遞給玄武,沒等他反應過來,便抱著孩子快步朝主屋而去。

這糖水可改善嬰兒的黃疸病。

玄武愣在當場。

這時玄冥從一旁路過,便被玄武拉住,一臉疑惑道:“玄冥!我剛剛瞧見小丫姑娘從大理寺回來了,手里還抱著個孩子!你說會不會是爺的?可這才幾日,爺也太厲害了吧!竟然連少主都有了!”

啪!

玄冥聞言,臉色微沉,抬手用劍把敲了敲他的頭。

“蠢!女子自古懷胎十月才能生孩子,小丫姑娘這才離開幾日,怎么可能會生個孩子,玄武,你蠢也要有個底線好嗎?!”玄冥無語道。

玄武抬手摸了摸被敲的地方,倒也不鬧,咧嘴一笑道:“好像是哦,哎呀,我這不是急著想要小主人了嗎!你說以前爺一直是一個人,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小丫姑娘作伴,這是不是說明,我們的小主人也近了!”

“這種事,你想想就好了!再說爺都不急,你急么事?!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玄冥丟下這句話,便轉身離開。

玄武搔著后腦勺,找了個丫鬟,將張小丫的話吩咐下去。

主屋外。

咯吱!

張小丫直接推門而入。

抬眼便瞧見封墨竹帶著面具,端坐在桌案之后,骨節分明的指尖抵著毛筆,在書寫著什么。

聞聲抬頭,瞧著站在門口的張小丫,嘴角微勾。

視線下移,瞥見她懷中還在襁褓之中的嬰兒,眉頭上揚。

“怎的,幾日沒見,我們何時多了個孩子?”他薄唇輕啟,輕聲道。

言語間帶著一絲調侃。

張小丫聞言,看著他面色一紅,輕呸出聲道:“你倒是想的好!”

“我在大理寺的監牢之中,遇到個姓范的大夫,我們也算是同病相憐,都是被三皇子所累,這是范大夫的孫子……”

她言簡意賅的將整個事的來龍去脈說了個清楚。

“我于心不忍,就將他帶回來了,你不會介意吧?”

“人都帶回來,這會兒問我介不介意,是不是為時已晚了。”封墨竹神色未變,眸光灼灼的盯著她道。

張小丫聞言,自知理虧,朝他咧嘴一笑,帶著一絲討好道:“這不是知道你一貫心腸好,見不得人受苦,更何況還是個尚在襁褓的嬰兒,我最是喜歡你這樂于助人,善解人意的性子了。”

封墨竹明知道她這是在拍馬屁,可瞧著她臉上的笑容,終是忍不住勾唇一笑。

“你都這般說了,我若再不答應,豈不是辜負了你的喜歡,那便留下吧。”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張小丫趕忙道。

隨即便將嬰孩小心的放在床上,可誰知剛一挨到床鋪,他便哭喊起來,揮舞著小手,聲音沙啞的讓人心疼。

張小丫便只好重新將其抱在懷中,在床邊走動著,一邊輕拍,一邊哄著。

瞧著她神色認真的模樣,封墨竹心中微暖。\0

自己的脾性如何,他自個清楚的很,鐵石心腸。

連他自己的生死都不放在眼里,更何況是他人。

可因著眼前這人,他愿意,對這世間保有一點點的善意。

以此求老天將這人留在他的身邊。

放下手中的毛筆,他從位置上緩緩起身,渡步到張小丫身邊,瞧著她懷中嬰孩,神色未動,輕聲道:“你很喜歡孩子?”

張小丫雙手輕掂,聞言抬頭,瞧著他彎了彎眼睛道:“自然喜歡,小孩子多可愛,軟軟懦懦,白白胖胖的。”

封墨竹聞言眉頭一挑,湊上前輕聲道:“那你以后打算生幾個?一男一女湊個好字?不過要問我的意見,還是多多益善的好。”

轟的一下。

她臉頰微紅,偏過頭嬌嗔的瞪著他道:“你以為是母豬嗎?一生生一窩!”

她第一反應,竟沒有反對!

封墨竹心中有了這個認知,眉眼彎如皓月,眼角含笑,喜不勝收。

面具覆面,只露出清冷的眉眼,頭發被束起,一副翩翩公子的裝扮。

如今驟然一笑。

清冷的感覺消散,從眉眼之中散發的笑意,讓整個人如陽光般耀眼。

張小丫見狀,眸光微閃,眼中滿是驚艷。

誰能想到,眼前這人,光是帶著面具,只憑一雙眉眼,便勾人視線。

妖孽!

張小丫心中暗啐。

封墨竹眸光微暗,只可惜眼下的局勢……

這些暫時還不能實現。

叩叩叩!

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張小丫輕聲道。

一個丫鬟端著托盤從外頭走進來。

托盤之中便是一碗湯藥,跟一碗糖水。

張小丫坐在床邊,環抱著嬰兒,讓丫鬟將東西放在床邊的凳子上,用調羹吹涼之后,慢慢喂進孩子口中。

喝完之后,她將嬰孩抱在手中輕拍,打出飽嗝。

動作輕巧麻利。

封墨竹眼見這般模樣的張小丫,眸光放緩,滿是暖意。

可很快,嬰孩突然嘔吐,吐了她一身。

對于這些,張小丫視若無睹,只神色焦急的抱著嬰孩,卻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下意識抬眼向封墨竹求救:“這,這是怎么回事?”

【作者題外話】:大家女神節快樂~~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18167-16291241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甘肃快三 期货配资公司 兴业银行股票 足球比分版主 1分彩里的*和怎么 湖南幸运赛车 足球直播比分网 19年大乐透走势全图 里美尤利娅在线正在播放 赤井美月剧情番号封面 大沢佑香最变态的番号 qvod欧美av电影 麻将实战技巧视频教程 黑龙江时时彩 正虹科技重组势在必行 宙斯古代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