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掌歡 > 掌歡最新章節列表

482.第489章 進展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她作為清陽郡主死去的那一年是十七歲,如果算上醒來后到現在的時間,正是十九歲,與王大姑娘一樣的年紀。

而駱姑娘今年十七歲了。

駱笙不認為這是巧合。

她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另外失蹤的四名女子的具體生辰,倘若也是七月初七卯時,就由不得人不深思了。

“駱姑娘?”見駱笙表情嚴肅,王二姑娘輕喚一聲。

駱笙回神,看著她。

王二姑娘咬咬唇,強壓下不安道:“駱姑娘,只要林大人有我姐姐的消息,請一定告訴我。我……我不怕……”

她臉色慘白,眼中滿是憂慮,神情卻透著堅定。

比起姐姐就這么稀里糊涂不見了,她情愿知道一個結果。

“王二姑娘放心,有消息我一定及時知會你。”

“多謝駱姑娘了。”王二姑娘擦擦眼角,站起身來,“若是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回去了,或許家中有姐姐的消息了……”

這么說著,她卻沒抱一點信心。

如果靠家里人能找到,早就該找到了,怎么會到現在還沒有一點消息。

如今她只盼有奇跡發生,或者那位林大人真如人們所傳那樣厲害。

王二姑娘離開后,駱笙打發人去刑部給林騰傳信。

快到晌午時,林騰走進了酒肆。

駱笙請林騰在一處桌子旁落座,問道:“林大人忙完了?”

林騰頷首:“把四家苦主叫來衙門問了問情況。”

“林大人還沒用飯吧,酒肆中午不開業,一般吃得比較簡單,要不要先吃碗炸醬面?”

剛剛秀月就在準備炸醬面的食材,林騰來得正是時候。

駱笙因著大外甥林疏,難免以長輩的心態對待林騰,看他眼下發青難掩疲憊,便把要問的話暫且壓下。

林騰正要問起王大姑娘,聽到炸醬面下意識點頭:“炸醬面好。”

說完一愣,神色有些尷尬。\0

他這么專注差事的人,不會被一碗炸醬面干擾的。

駱笙已在吩咐紅豆:“去廚房看看,若是炸醬面好了就端過來。”

紅豆轉身去了后邊,沒多久就端了一碗……不,一盆炸醬面進來了。

小丫鬟快步走到二人面前,把炸醬面往林騰面前一放,脆生生道:“林大人吃面吧。”

林騰低頭看看擺在眼前的瓷盆。

瓷盆是細白瓷的,繪著青色梅枝,面上澆著被黃醬咕嘟透的肉丁、蝦仁,還有掐頭去尾的豆芽菜、嫩嫩的水蘿卜纓等時令小菜。

肉醬的香氣隨著騰騰熱氣直往人鼻尖里鉆,勾得人咽口水。

“林大人趁熱吃吧,吃完再談正事。”

林騰本想說吃不了一盆,可在香味的刺激下默默把話咽下去,埋頭吃起來。

他雖出身書香門第,卻常年與案子打交道,忙起來連飯都顧不上吃,自然不講究什么斯文。

駱笙喝完一盞茶,林騰也把一盆炸醬面吃光了。

吃飽肚子的青年這才想起不好意思。

糟糕,剛剛一吃上香噴噴的炸醬面,就忘記了……

林騰面上發熱看向駱笙,觸及對方溫和如水的目光,心頭生出幾分異樣。

為什么駱姑娘看他的眼神有些……和藹?

這個發現,令林騰一時忘了要說的話。

駱笙遞過來一盞熱茶,主動提起話題:“王大姑娘的生辰八字,我問過王二姑娘了。”

“何時?”提到正事,林騰立刻把亂七八糟的念頭拋到腦后。

駱笙一字字道:“七月初七卯時。”

林騰露出并不意外的神色。

“林大人問過的那四名失蹤女子,生辰八字是不是與王大姑娘一樣?”

林騰沉默了一瞬,點頭:“不錯,正是七月初七卯時。”

“這不是普通的失蹤拐賣吧?”

林騰沒有回答,而是道:“這個案子有些復雜,我會好好調查。駱姑娘就不要問太多了,免得引來麻煩。”

紅豆聽不下去了,一個白眼甩過來:“林大人,你怎么這樣啊,剛剛吃炸醬面的時候不嫌棄,現在嫌我們姑娘問得多了。”

這不是過河拆橋嘛。

被小丫鬟一擠兌,林騰深刻理解了吃人嘴短這句話的含義。

他不由看向坐在對面的少女。

駱笙微笑:“林大人覺得不方便就算了,紅豆的話不必往心里去。”

林騰一聽更不好意思了。

吃了人家一盆炸醬面,還拜托人家幫忙給王二姑娘傳信,輪到他什么都不說,確實有些不合適。

斟酌了一下,林騰道:“涉及到特定的生辰八字,往往與信奉鬼神邪道之類相關……”

駱笙垂眸喝了一口茶,沉吟道:“四名失蹤女子加上王大姑娘,出身差距頗大,對方是如何得到她們生辰八字的?”

“下午我要去一趟戶部。”

戶部掌管戶籍,要查找京城生辰八字與王大姑娘等人一樣的女子,從這里入手無疑最方便。

這也是林騰一開始不想對駱笙透露的原因。

若是幾名失蹤女子出身相似也就罷了,偏偏從官宦人家到貧賤傭戶都有,目標不在同一個圈子內,想要得知生辰八字這種訊息就很不簡單了。

他甚至懷疑作案者是不是就在戶部當差,才有這么便利的條件。

“希望林大人早點有好消息。”

“借駱姑娘吉言,那我先告辭了。”林騰起身要走,瞥到干干凈凈的盆子神色一僵,“出來匆忙,先記賬吧。”

這么一大盆,多少錢啊?

正恐慌著,就見駱笙莞爾一笑:“林大人太客氣了,還沒到酒肆開業的時候,招待林大人吃頓便飯怎么能收錢。”

林騰一聽,慚愧又歡喜,道了謝匆匆離去。

戶部與刑部都在一片兒,林騰過去后找到相熟的小吏,提出查看戶籍訊息的事。

小吏一愣:“林大人要看戶籍名冊?”

林騰聽出古怪,問道:“莫非還有人查看過?”

小吏隨口道:“前些日子我們侍郎大人命人來取過一回。”

戶籍名冊繁瑣枯燥,負責記錄掌管的都是他們這種小吏,大人們只需要定期了解一下總的數目就是,鮮少會親自過目名冊。

林騰自然也知道這些,壓下急促的心跳平靜問道:“不知是哪位侍郎大人?”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18604-16291249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重庆快乐10分线下代理 北京快3开结果彩票控 湖北11选5软件安装 五体球是什么 a片制服 山东十一选五电话投注 36选7开奖结果双今天 长春按摩会所哪里比较好 5分11选5-安卓软件下载 同城游麻将外挂 福建快3综合走势图百度乐彩 中国云南11选5走势图 本期3d开奖结果 欧美做爰片在线观看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菜馆 29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