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新章節列表

三九、七星云蜃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一個正在提著粗管羊毫大筆,刷綠綠的漿液的丫鬟,忽然身子一僵,手腳什么的都掉了下來,手腳也還罷了,就連頭也掉了下來。

把她身邊的另外一個丫鬟,嚇的怪叫一聲,現了原形,是一頭老熊,趴在地上簌簌發抖,動也不敢動。

王崇殺了一個丫鬟,也顧不得再殺另外一個,急忙一扯干蔭宗,施展了劍術,就沖出了山洞。

黃袍少年正在跟五毒夫人親熱,驟然見得如此變化,一拍腰間寶刀,人刀合一,就沖了出來。

饒是王崇走的快,還是被黃袍少年的刀光追上,跟無形劍硬拼了一記。

王崇這具妖身,也不過才天罡境的修為,哪里能夠資格,跟這等金丹境的大妖硬拼? 一劍斬破九重天 來自我愛看書網,請訪問woaiks.com,手機請訪問m.woaiks.com

他只覺得無形劍上,傳來一股絕大的力量,震的他五臟六腑都發麻,忍不住噴了一口七彩的碧血,伸足一蹲,施展身法,跳到了右邊的山壁上。

他貼在山壁上,強行壓住體內翻滾的氣血,暗暗叫道:“你有本事,就往這山壁上斬一刀!”

王崇縱然百忙之中,仍舊不忘了算計,這座山壁就是呂公山藏身之所。

黃袍少年若是沖著山壁出手,必然會讓這位云臺山的叛將,憤然出手反擊,他和干蔭宗,就能借機脫身。

黃袍少年沖出了山洞,卻沒向山壁上瞧半眼,以他的經驗,來犯之敵,必然遠走,不可能還逗留原地。

黃袍少年也是憤怒,喝道:“鬼鬼祟祟,算什么好漢?有本事出來斗啊!你家黃袍老爺,一刀就能殺了你。”

王崇心頭罵道:“你是腦子進了什么?五毒夫人的毒汁兒嗎?老子腦子有什么問題,居然會跟你一般蠢到去正面廝殺?”

五毒夫人娉娉婷婷的走了出來,見到了地上的七彩碧血,忍不住伸足沾了一下,然后抬腳往嘴上一送,略作品嘗,美目異彩漣漣,說道:“原來是一頭七星云蜃,怪不得善能變化,慣于隱遁。”

黃袍少年瞧了一眼地上的七彩碧血,驚訝的叫道:“七星云蜃是什么妖怪,我怎么不曾聽說?”

五毒夫人飄了他一個媚眼,笑吟吟的說道:“你出身極西之地,哪里知道七星云蜃這種,就算在大海中也極其罕見的妖物?我若不是有幾個海族的姘頭,也不曉得這種妖物。”

黃袍少年忽然覺得頭頂有些綠意,有些妒意的問道:“從今往后,夫人就只屬于某家,那些過往的姘頭,都斷了來往罷。”

五毒夫人笑吟吟的說道:“也不用你說,那些過去的姘頭,都受不得我的五毒云氣,歡好過后,都中毒沒得救了。我念著一夜恩情,不忍心他們暴尸荒野,都順口吃了,你何須擔心什么。”

黃袍少年這才回嗔作喜,摟著五毒夫人又進了山洞。

王崇隱約聽得,五毒夫人說道:“七星云蜃乃是天生的靈物,一身的云蜃真氣,千變萬化,有無窮妙用……”

他稍稍等了片刻,見山洞里沒得動靜,抓了干蔭宗,向遠處遁走。

王崇才離開,黃袍少年就又出了山洞,左右看顧了一回,又搖了搖頭,回去山洞了。

王崇尋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把干蔭宗放了下來,卻見這位逍遙府的接玉使,已經昏死過去,也不知是被嚇的,還是怎么了。

他思忖一回,又復換了巨鯨妖身,暗暗忖道:“原來這頭肥魚,叫做七星云蜃,那股怪異的妖力,叫做云蜃真氣!用七星云蜃妖身救人,急切間也就罷了,想要跟這兩頭妖怪斗一斗,報險些被活吃的仇,可就要等我巨鯨妖身恢復功力。”

王崇把干蔭宗放在地上,自己運功,要解開身上的刀氣封印,他先把自身真氣,送入天地之竅,又重新運轉小無相劍訣,煉化天地元氣為小無相劍氣。

如此反復,以天地元氣沖刷了七八次,這才把一條經脈貫通。

王崇心頭暗暗吃驚,心道:“這黃袍怪,倒也厲害!”

他正要再繼續修煉,忽然聽得身邊呻吟一聲,干蔭宗總算是醒了過來。

干蔭宗狂叫一聲,躍了起來,叫道:“不要這般吃我……”

他一抬眼,見到了王崇,叫道:“道玄大師,你也被捉了嗎?”

王崇點了點頭,又復說道:“也算我們命大,有人尋那兩頭妖怪的晦氣,我這才趁機脫身,也把道友帶了出來。”

干蔭宗左顧右盼,果然是在荒郊野外,不是在山洞里,周圍也沒有那些可怕的“女妖精”,不由得心有余悸,叫道:“虧得大師,不然干蔭宗今日,就要被女妖怪吃了,死的冤屈。”

王崇見他身無寸縷,就連法寶囊也不見,就從自己的太浩環里取出了一套衣服,這套衣服還是紅線公子秦旭之物,頗為精美華貴。

說道:“干道兄先把這些衣物穿了,這些都是我還未出家前所著,如今早就用不著了。”

干蔭宗道了謝,拿過衣服,先不忙穿,叫道:“大師先用法術,把我洗一洗!我被那妖怪封了功力,使不出來師傳道法。”

王崇嘆了口氣是,說道:“我也被封了道法,好在剛才恢復了一些,勉強可以涌出來一些不入流的法術。”

當下王崇催動了玄浪引,一道碧水,沖天而起,繞著干蔭宗轉了七八十轉,把干蔭宗洗刷干凈,這位逍遙府的接玉使,這才把王崇所贈的衣服穿上。

他穿好了衣服,嘆了口氣,又坐在了王崇身邊,垂頭喪氣的說道:“干某平生,不曾吃過這般大虧,就連師傳的烈火劍,還有都天烈火旗都丟了,如何有臉回去師門?”

“我這就去尋那兩個妖怪拼命,就算送了這條命,也不能有辱師門。大師幫我去給師門通個消息,讓我師父,替干某報仇。”

王崇急忙攔住了干蔭宗,說道:“干道兄想要報仇,也不如等功力恢復了再說。我們兩人若是恢復了功力,也不是不能跟黃袍怪,還有五毒夫人斗一場。此時去,卻是送死了。”

王崇好說歹說,這才勸住了干蔭宗。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19414-15247002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杠杆炒股有哪些推荐 足彩胜负彩 股票是跌了买还是涨 850游戏怎么赢钱技巧 五分pk10五分pk10人工计 最快的即时篮球比分网 万得股票开户 南粤36选7技巧 福州麻将金雀牌型 河北11选5 0 优选策略 12096好彩1预测 三中三简单算法 山东十一运夺金论坛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stoya doll作品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