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伴謠永久 > 伴謠永久最新章節列表

983.983 別陷進去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而現在她仍舊是個病人,華慕言卻已經直接將她拋棄了。

華慕言真是的,明明知道她嘴笨說話都是口不對心,為什么還要跟她計較啊。

談羽甜癟嘴,咬著唇將雙腿抬起移到沙發上,以便自己拆繃帶穿鞋子。連什么時候,身后站了個人都不知道,直到那人出聲——

“怎么又哭了。”

談羽甜抬袖子惡狠狠抹了一把臉,但是聽到那帶著些許無奈的嘆息,鼻子卻一酸,眼眶里更是涌出眼淚,“我才沒有哭!”

她不想抬頭,她本來腦子就一塌糊涂,現在聽到他的話更仿佛是炸開了一樣。為什么狼狽的情況越來越多,為什么她現在動不動就以懦弱的姿態來掉眼淚,明明她以前很堅強的。

聞言鳳眸中露出一抹復雜,也許是昨天沈其宣的事情就讓她現在沒有從敏感脆弱中走出來,所以,他也不應該那樣說那樣做。

他明知道這家伙單純的腦子仿佛就只有一根筋,還沾沾自喜,以為那點拙劣的小把戲多么偉大。

明知道她那也許是條件反射,卻利用這點,圓著自己的惡趣味。

只是,他只說了那么一句,她就自責到哭?這也不像她的性子會做的。她頂多大大咧咧的沖他道歉,然后裝腔作勢很不在意這樣才對。

華慕言哪里知道,她現在的感情受創加自責,當然,著火點是他的去而復返。

華慕言彎腰朝她單膝跪著,然后將拿來的藥水藥膏放在一邊,一言不發的拿剪刀幫她拆繃帶。

談羽甜就那么眼淚朦朧的看著他準備齊全為自己換藥,然后不能抑制的抽噎一聲,呆呆傻傻的問:“你是去拿藥了?”

“不然你以為呢?”華慕言挑眉反問,之后就沒有再開口了。那個藥膏的氣味實在是讓他感覺渾身都陷入泥沼里一般,惡寒的渾身起雞皮。

談羽甜突然就止住了眼淚,還以為他真的生氣了要走人要和她冷戰,真嚇了她一跳。

聽到他的回答后,談羽甜松了口氣的同時,卻也猛然想到一件事——

她為什么要怕他生氣,為什么要怕他和她冷戰?她明明知道兩個人之間只是交易,時間一到目的達到,兩人大路朝邊再不相見。

他做他的華家二少爺,當他的華氏繼承人。

她過她孑然一身,居無定所的漂泊生活。

她不應該妄想,更沒有資格去妄想些什么。只能在谷家人都不知情的狀況下,將事情做好,然后拿錢走人。

幫她換了藥,又繞了兩圈紗布,華慕言起身,黑著臉疾步走到了洗手間。

談羽甜看著他的背影,大大的吸了個口氣,警告自己,“談羽甜,你可千萬千萬不能陷進去,不然我一定會瞧不起你的!”

華慕言那洗手液洗了好多遍,才感覺那味道已經被徹底洗去才出來。一走出看到沙發上那個女人,大眼圓瞪水洗一般紅通通濕漉漉的模樣,想起剛剛下去柳詠跟自己說的,他彎唇,“你的腳下午就沒什么大礙了。”

“謝謝。”談羽甜禮貌的回應。

華慕言聽到這微挑眉,小貓怎么這么禮貌了?沒有多想,他走上前,一把將她抱起。為了更快更好的恢復她的傷,藥中有麻醉劑,自然不能走路。

談羽甜也就乖乖的摟著他的脖子,不吭一聲。

“剛剛柳詠給了我兩張機票,是谷家人送來的,很幸運,谷靈安喜歡的也是法國。所以,我們的蜜月不用改航線了。”女人很輕,抱在懷里就更抱著///寵///物一樣,溫溫軟軟,只要不時不時揮爪子撓你一把就好。華慕言這樣想著,鳳眸不經意劃過一抹溫柔。

談羽甜雖然沒有說話,但在他的懷里,他的神情變化就算是無意窺探,也直白的出現在眼前。

看著他提起谷靈安溫柔起來的神情,她突然有些難過,一邊罵自己難過什么,一邊卻對那個自己向往的法國失去了起初有的興趣。

“我們中午的飛機,早上隨便吃一點,然后準備下行李。”就像是唱獨角戲,也許是有些期待兩人第一次出游,也許是早上驚嚇到某只小貓想要彌補,所以華慕言以為她此時的不同只是還在意他早上的話。

坐在餐桌前,被放在靠椅的談羽甜四顧,一愣,“憶錦和顧承允先生呢?”

“承允帶憶錦去玩了,柳詠拿機票給我的時候,他們也在,知道我們有事所以就沒有多留。”華慕言幫她夾好三明治再放在面包盤里,體貼的推到她手邊。

“謝謝。”談羽甜又道謝,默默的戴上一次性手套,捏起咬一口。

華慕言的動作倒因為她的第二次道謝頓了頓,鳳眸中一抹異樣忽閃而過,他看了眼談羽甜,沒有再說話。

吃了個三明治,又喝了大半杯熱牛奶,談羽甜坐在椅子上,半晌后怔怔開口:“我沒有什么行李要帶的,你去整理你的。”

“恰好,我也沒什么要帶的。”華慕言語無起伏,脫掉手套站起身,“柳詠,抱少奶奶上車,我們現在就去機場。”

談羽甜聞言一愣,隨即雙手慢慢捏起拳頭,惡狠狠瞪了眼站在自己身邊的男人。

柳詠有些為難,看著一臉兇惡仿佛要吃掉自己一般的少奶奶,猶豫的沖站在門口等著的華慕言道:“大少爺,我都一把老骨頭了,恐怕……恐怕沒那個勁兒來抱少奶奶啊。”

談羽甜咬牙,看著那個不為所動的背影,雙手在餐桌上一抵直接支起了身子。因為是華慕言抱他出臥室的,所以一雙麻木的腳只綁了薄薄的紗布沒有穿鞋。

踩著地毯,她憤憤,“不用抱,我自己會走!”

一臉的倔強,迎上轉身男人的視線,她哼一聲撇過頭,沖柳詠說道:“你給我去拿兩根拐杖來。”

柳詠看了眼華慕言有些遲疑,再怎么遲鈍也發現了兩人之間氣氛的詭譎。可明明早上大少爺還一臉的春風和煦的問他拿藥,剛剛兩人也是一副伉儷情深的模樣,大少爺抱著少奶奶,甚至為她準備早餐。

“行!”談羽甜看到柳詠拿眼神詢問華慕言,冷笑一聲,“反正我在這里是沒有權利說話的。”話音一落,她直接雙手離開餐桌,捏住椅子手把,勉強控制著仿佛不存在的雙腳。

華慕言眼底幽深一片,看著她,話卻是對柳詠說的,“給少奶奶拿拐杖來。”

談羽甜看了眼那雙手插兜,似乎在看好戲的男人,咬著唇不服輸的對上他。陰晴不定的男人,變臉比變天快!談羽甜這時候屈辱感和憤怒讓她早忘了是自己陰陽怪氣在先。

很快,柳詠就拿來拐杖,談羽甜接過。想著醫院里那些病人的姿勢,有樣學樣的將拐杖頂端微弧的橫杠抵在腋下。

但是她卻忘了,那些用拄杖的都是單腳受傷,而現在她雙腳都沒有感覺,根本不行。

華慕言見她一動不動,英眉挑眉,“需不需要再給你準備輪椅?”

那語氣真是揶揄討打,談羽甜恨不得拿手里的拐杖狠狠痛扁他一頓。

柳詠在一邊看得不忍,但是他跟大少爺那么久了,怎么可能看不出他此時想要什么?于是走到談羽甜身邊,作勢攙扶,低低開口:“少奶奶您認個錯兒,哄哄大少爺就行了。”

“我沒有錯為什么要認!”談羽甜原本就憋著口氣,此時湊近的柳詠正好成了她發泄的目標,她狠狠的一把推開他大喝。

卻不料這一動,身體頓時失去了平衡。

“啊!!”她尖叫著眼睜睜看著自己要摔個臉朝地的跤,想著那慘不忍睹的畫滿,下意識緊閉上眼睛。

果不其然,額頭鼻子整張臉都磕在硬邦邦又微軟的“地毯”上,談羽甜凄凄哀哀,完蛋了,這下徹底毀容了……

她怎么那么二啊,要跟華慕言劃分界限也要等她腿腳靈動的時候啊,現在鬧不就是純吃虧嘛!

這樣想著,她感受到腰間一個有力的收緊,鼻子都快壓癟了。談羽甜也隨之腦子一空,咦?難道有人接住了她?

然后那溫熱的溫度,熟悉的氣息這才慢半拍的出現在她的嗅覺中樞。

原來是華慕言抱住了她!意識到這一點,談羽甜剛想有骨氣的一把推開他,卻又猶豫了一下,現在硬氣待會兒難堪的又是自己。

于是這么會兒遲疑,男人已經將她橫抱,一手大刺刺的捏著她的臀一聳,將她扛在了肩上……

又是這樣丟臉的姿勢,華慕言你能不能夢幻一點,在外人面前來個公主抱你會死嗎!談羽甜自暴自棄的拿自己的額頭一下一下的磕他的腰,啄木鳥一般。

華慕言原本還繃著的臉,察覺到她微弱而無用的“抗議”,徐徐勾起了薄唇。

將人扔進奧迪,然后帶上門,華慕言從另一邊上車。

談羽甜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有些納悶,和男人硬杠剛剛也吃到了苦頭,她悶悶開口:“我還沒有鞋子。” ●WoаΙΚS。CoΜ■

“不需要。”華慕言掃了她一眼,看到柳詠追出來送護照等證件,沖他使了個眼色,就發動了車子。

談羽甜一臉不可置信的瞪著他——難道這一路他都抱著她?要是他突然發病,那她不是也跟著遭殃啊!

華慕言控著方向盤,伸手解開扣到最頂襯衫上那顆的扣子,然后淡淡道:“別那樣看著我,如果你覺得質疑對你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有用的話,請繼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0008-16060069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广西福彩双彩开奖走势图 在线欧美免费人成视频 新快赢481玩法 贵州快三对子出现规律 正规黑龙江11选5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免费版四人单机麻将 2020年体育大乐透开奖结果 火箭vs森林狼 苹果手机版捕鱼游戏下载 网上棋牌怎么样 秒速牛牛官网 2013年日本最热av女优前十排名引争议 英超赛程表 国内有哪些好玩的棋 上海十一选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