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帝凰:神醫棄妃 > 帝凰:神醫棄妃最新章節列表

1449退路,求你件事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宇文元化是天生的將領,皇城那種地方只會扼殺他的才華,讓他泯然于眾。

在皇城,宇文元化處處要守規矩、束手束腳,整個人黯淡無光,在皇城那些貴公子中毫不顯眼,可到了邊關就不同了。

在邊關,在沒有皇上、言官盯著的情況下,宇文元化可以做自己,做那個真英雄、糙漢子。

宇文元化人雖糙,可該守得禮卻不會少,至少不會在明面上讓人挑毛病,按最高規格接待了九皇叔和安平公主,宇文元化才拎著兩壇酒去找鳳輕塵敘舊。

皇城那群人當中,宇文元化也就愿意和鳳輕塵說說話,其他人他真不想理,尤其是九皇叔,他怕被九皇叔賣了還傻的幫九皇叔數銀子。

“兩年不見,我都快認不出你來了。”現在的鳳輕塵,和當初那個攔他的馬,求救的少女完全不同。

這兩年,鳳輕塵成長得很快,不僅僅是外表,而是內在那股氣勢,有那么一瞬間,宇文元化都不敢直視。

宇文元化丟了一壇酒給鳳輕塵:“接著,你上次讓人送來的桃花釀,一直等你來喝。”

“幸虧我準備的壇小,不然……我還真接不住。”鳳輕塵雙手抱著酒壇,和宇文元化一樣,席地而坐:“邊關的氣候雖惡劣,但自由,好久沒有這般無拘無束過。”

打開酒壇,酒香味撲面而來,鳳輕塵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好酒。”在皇城,她有酒也不敢喝,就怕酒后出事,或者說錯話。

“你這是在夸自己呢,這酒可是你的,我不過是借花獻佛。”宇文元化腹中的饞蟲也忍不住了,打開后就猛得灌了一口:‘不夠烈。’

“有的喝,你還嫌。”鳳輕塵同樣拎著酒壇,就往嘴里灌。

兩人喝了一陣后,鳳輕塵將酒壇放在身側,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你說,我們這一輩到底是為了什么。汲汲營營,攀上高攀,最終不過是吃飽喝足。”

北陵就在眼前,鳳輕塵憑生幾分近鄉情怯的感覺。她心中期待,鳳離能讓她有歸屬感,就好像鳳府一樣,可又害怕鳳離族會排擠她,會把她當外人。

“責任,榮譽,很多很多。再說了,要吃飽喝足也不是容易的事,你會種田嗎?沒有權利在手,你如何保的住自己的家業。

比如說我吧,只要交了兵權,這天下之大還不是任我走,可我不能走。你說我走了,手上沒有權利,我那些兄弟怎么辦?萬一新來的將領對他們不好,排擠他們怎么辦?”宇文元化邊說邊喝,很快一壇酒,就見底了。

宇文元化將酒壇隨手一丟,也不在意天寒地凍的,頭枕著雙臂就躺了下去:“鳳輕塵,你看你身上穿的貂皮大衣,是我帶人去獵的,可最終……我們這些拿命拼的人,卻沒有資格穿。”

“你想說什么?”鳳輕塵轉過頭,看著宇文元化。

她就知道,宇文元化的酒不好喝。

“我就想告訴你,我的心不大,我要的也不多。如果有一天,你家那位問鼎天下了,記得把我和你說的話,和他說一遍。”未雨綢繆,身為武將他沒辦法。

手握兵權、英勇武猛,就會有功高震主的嫌疑,可手上無人、打戰不行,只會害死自己的兄弟,他沒得選擇。

“你干嘛不自己去和他說,你知道他不是那樣的人。”宇文元化還是一如既往地謹慎,宇文一族能從前朝傳至現在,不是沒有道理的。

“他是君我是臣。臣子在君主面前表忠誠,你當君主會信嘛。”再說,他也不是那種,動不動指天發誓,說自己忠于誰誰誰的人。

宇文一家背叛了前朝,背叛了東陵皇帝,他要在九皇叔面前,說他日后會忠于九皇叔永不背叛,九皇叔也不會信,當然他自己也不會信。

“你讓我去說,他也不會信。”鳳輕塵想到宇文家的歷史,感慨一句:這家人有背叛前科,而且不止一次。

不過鳳輕塵并不討厭,識實務者為俊杰,宇文一家不過是認清了形勢,如果不是宇文將軍看準了情況,宇文一族早就滅族了,宇文軍也不會存在。

“你不一樣。輕塵朋友一場幫我一回,你放心,我也不是眷戀權勢利的人。待到那一日,他不信我,我便會把兵權上交,只要他讓我帶走我的親信。”如果真有那一天,他也不會成為新朝的將軍。

短短百年,宇文家一連換了三個主人,可會被天下讀書人罵死。

“既然你有此決心,你還怕什么。”鳳輕塵晃了晃酒壇,苦著一張臉。

怎么還有大半壇,快灌死她了。

“怕不等我放權,就先被滅了。”宇文元化也直接,大大咧咧好似沒有防備,可鳳輕塵明白,宇文元化也只是在她面前如此,而且是故意如此。

“行了,真有那一天,我定會保下你。”鳳輕塵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拎起身側的酒壇:“冷,我先回去了。”

“嗯。”宇文元化一動不動,躺在地上,看著漆黑的星空,一臉迷茫。

他也不知自己做是對不對,他只想保住宇文家軍,僅此而已……

鳳輕塵回到營帳,將半壇酒放在桌上:“剛剛的對話,你都聽到了。”

“聽到了。”鳳輕塵喝了酒,臉頰紅撲撲的,在燈光下顯得更嬌媚動人。

“你信不信?”鳳輕塵倒了杯冷水,才壓下那上頭的酒勁:“這桃花釀多放了一年,怎么酒勁就這么大。”

“以后別和他喝酒。”九皇叔沾濕了帕子,給鳳輕塵擦臉。

“以后也沒機會了。兩年沒見,宇文元化還是老樣子,一點也沒有變,要不被他暗算過一次,我肯定不會多想。”鳳輕塵想到,當初宇文元化在她面前裝可憐,然后她讓宇文元化去找蘇文清的事,鳳輕塵就有氣。

那時候,宇文元化早就想投靠九皇叔,只不過認為自己靠上去的不值錢,想設計九皇叔主動找他,結果……

她傻傻地被宇文元化坑人,還覺得自己做得很好。

“你以為。能統領幾十萬大軍的人,會真得像他表現的那般沒腦?”九皇叔替鳳輕塵解下外衣,手指從鳳輕塵的臉頰滑過,帶著挑逗的意味。

屋內靜悄悄地,只有九皇叔替鳳輕塵解衣服的聲音,小小的房內似有一股曖昧的氣息流轉,一切水到渠成,自然得不能再自然,可…… FěìSUZw·CoM

就在九皇叔準備把鳳輕塵抱上床時,鳳輕塵全身一哆嗦,委屈的道:“我怎么覺得好冷。”此言一出,曖昧的氣息瞬間消散。

“你怎么這么會破壞氣氛。”九皇叔無力。

“我真覺得冷。”鳳輕塵委屈了,剛喝了酒,全身暖暖的,現在酒勁一下,又把外衣脫了,她能不冷嘛。

“你不要說話好了。”九皇叔望天……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ixohusu.cn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747-2647072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10万利息多少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股票如何看k线图 河南快3开奖结果100期 福建体彩31选7专家预测 新年第一天股票会涨吗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图表 澳门博彩有限公司 分分彩软件 幸运农场公式预测 广东36选7开奖号 河南11选5开奖信息 广西十一选五赔率